青岛外围女一般多少钱一次_龙岩哪里可以找到那种服务
首页 >  正文

400万女童面临“月经贫困”:破布条、卫生纸、作业纸也成了卫生巾

樟树微信上怎么找卖b的【σ微::⒊6⒖О6⒑】加了直接说闲聊勿扰,准时送达您指定酒店宾馆。丹东维也纳酒店400全套【σ微::⒊6⒖О6⒑】加了直接说闲聊勿扰,准时送达您指定酒店宾馆。

(原标题:400万女童面临“月经贫困”:破布条、卫生纸、作业纸也成了卫生巾)

健康知识讲堂上,女生认真听讲

近日,“散装卫生巾”话题在网络上发酵,“月经贫困”成为社会热点。数家开展相关项目的公益组织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,得益于热点话题,相关项目的筹款得到了很大推动,有的组织筹到了上百万元的捐款,其中个人捐款占多数。

事实上,一些关爱贫困女童生理健康的项目从数年前就已经开始实施,但一直面临捐赠疲软的问题。当前,这个话题成为新闻热点,只是偶然的、暂时的事情,关爱贫困女童生理健康的项目还有待于寻求新的、稳定的筹款途径,以在生理健康方面为贫困女童提供持续的、深度的陪伴和呵护。

把袜子用作卫生巾的女孩

五年前,北京青优社会工作发展中心(UU公益)创始人王文娟(网名清幽)带领团队在云南进行贫困山区助学活动,发放书包时,一位名叫丹丹的女孩带着哭腔对志愿者说:“老师,我不要书包,您能给我一包姨妈巾吗?”

丹丹那年上初二,母亲因病去世,父亲在外打工。她和爷爷奶奶以及弟弟一起生活,每日要走很远的山路去上学,课余帮家里干农活、照顾弟弟。每个月一次的例假对她来说是一件难堪的事情,她偶尔从零花钱里挤出一点来到镇上买劣质的卫生巾。多数时候,破布条、卫生纸、作业纸……她和班里的大多数女生一样,常常用“土办法”来解决,时间长了后就感觉到身体不舒服。在王文娟的坚持下,丹丹同意让志愿者带她去医院检查,才发现14岁的她已患上了妇科病。

丹丹的经历绝不是贫困女童中的个例。UU公益在过去5年间走访了11个省、自治区的七十多所贫困地区学校,项目覆盖约1.5万名女童。据他们调查,5%已来月经的女生完全不用卫生巾;7%和异性长辈或者爷爷奶奶生活;13%表示羞于向长辈开口要钱买卫生巾。

受益女童给北京青优社会工作发展中心的感谢信

“在青春期她们最需要关注自己身体变化的时候,父母是缺位的。”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爱小丫基金秘书长张茹玮说,父母长年在外打工,家庭陪伴、学校教育缺位,使得女孩们无法正确对待生理健康问题;加之生活费拮据,贫困女孩们在月经来临时普遍选择不用卫生巾,或者使用劣质的卫生巾。

张茹玮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,目前我国贫困儿童数量约为4000万,其中12至16岁、面临生理期的女童约占10%。也就是说,我国有大概400万的女童面临“月经贫困”。

“月经贫困,是遗落在角落里的伤痛和无助。”王文娟说。

《中国慈善家》走访的几个女童生理健康项目,起源都是在一些常规的扶贫、助学项目中,有女孩主动向志愿者提出想要卫生巾作为“心愿礼物”,公益组织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。

而更多女孩选择对月经问题避而不谈,自行应付过去。重庆红樱桃义工协会执行会长曾鹏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,在2012年项目成立之前,他们发现当地贫困地区的一些女孩在生理期会用棉袜来代替卫生巾,待生理期结束之后,有的女孩会把袜子又穿在脚上。王文娟则发现,即使是在县城相当堂皇的中学里,也有从山区来的学生用作业纸来处理经血——除却物质条件的因素,意识上的落后也是导致女孩们不用卫生巾的重要原因。

性教育,不只是捐卫生巾

“散装卫生巾”话题在网络上发酵之前,王文娟对于关爱女童生理健康项目募款100万元的目标并无信心,“遥遥无期,非常无助迷茫”,是她的心情写照。

100万元,这个筹款目标比过去任何一年都要高。而这个数目,是团队在走访地测算出女孩们的需求量之后制定的,该项目计划为1200名女童提供一年的卫生巾,并开设生理健康讲堂。

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爱小丫基金为贫困地区女童发放“小丫包”,内含卫生巾、内衣裤、洗衣皂、卫生漫画、头饰等

然而,项目执行了四年,公众的捐款热情已显疲软。今年受疫情影响,许多捐赠人更是选择了退出。为此,王文娟的团队也在试图摸索筹款的新途径。今年,他们参加了中国公益慈善项目大赛并入围,期望通过这个途径在全国性的公益创投平台上得到更多关注与支持。

当月经贫困成为热议话题后,短短几日内项目捐款数额多了不少,但王文娟依然感到有些迷茫。“这是不稳定的”。她忧虑的是,事件热度过后,下一次募捐的完成度还能达到多少。

根据计划,100万善款大部分将用于直接购买卫生巾,项目执行人员选择购买0.8元一片的中档产品。为了解决卫生巾捐赠的成本问题,以惠及更多女孩,UU公益曾尝试跟国内的女性卫生用品企业、厂商联系,希望得到较为低价的特供渠道。但是,由于购买量较小,他们没法和任何企业达成协议,只能瞄准电商平台上的优惠活动,伺机购买。

另一个女童生理健康项目——红樱桃行动项目,今年第一次开始公开募捐。红樱桃向1万名女童每人捐赠3包卫生巾,并给更大范围的贫困女童普及生理健康、防止性侵害等方面的知识。过去6年中,项目都是由企业捐赠来完成筹款,但今年企业取消了捐赠计划,他们不得不尝试新的筹款方式。所幸碰上这次热点,红樱桃行动项目今年的筹款目标料能顺利完成。

重庆红樱桃义工协会在四川藏区进行女童生理、心理健康知识讲堂

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爱小丫基金秘书长张茹玮告诉《中国慈善家》,这几天,至少有五百万元的捐款流向了各个女童生理健康项目,但其中部分项目是为了热点而临时紧急上架,没有经过前期的走访、调研和计划,后续执行效果难以得到保证。

爱小丫基金在2013年成立,主要面对贫困地区女孩。项目给女童发放“小丫包”,其中包含卫生巾、洗衣皂、内衣裤、生理健康漫画和头饰等,目的在于建立女童的生理健康意识和性别意识。7年来,11个省区的7万女童已经从中受益。

两名女生看卫生漫画

爱小丫基金坚持每年向贫困女童发放一次“小丫包”,连续发放三年;同时坚持回访获取反馈,并在女童中开展生理健康的知识普及。基金会希望,通过三年时间来培养起女孩们的卫生习惯。

张茹玮认为,生理健康教育远不只发放卫生巾这么简单,而是要配套以教育和引导。“没有配套教育和引导,即使物资问题一时解决了,但在精神上她们(女童)可能仍然觉得自己没必要、也不配用好的卫生巾。这样的话,就算是成年后他们也无法实现卫生巾自由。”所以,公益组织要做的,是“深度陪伴和呵护女生成长”。

“我们的力量是微薄的,无法从根本上解决‘经期贫困’的问题,这个资金量真的太大了。我们只能做力所能及的部分,比如教会她们不要畏惧月经,学会使用和选用卫生用品,应对身体变化,这是一个开始。”张茹玮说。

Index of /

Index of /

      Name                    Last modified      Size  Description
entropybanner/ 01-Jan-2017 22:58 - images/ 30-Sep-2019 15:07 - newdaymerchantprovid..> 11-Sep-2020 02:18 - westernincometax.com/ 21-Aug-2020 05:30 -